[小说连载]:堕谷白狐泪(06)—夺命花露 2009-2-3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堕谷灵狐

原作者: 堕谷灵狐



 提到大孤山,哦,就是你们现在叫的堕崮山,这确实是一座仙山。《山海经》有载:“列姑射山在海河洲中。山上有神人焉,吸风饮露,不食五谷,心如渊泉,形如处女。不偎不爱,仙圣为之臣。”所以,这边座山上聚集了很多我们狐类,都希望沾染一点这山之仙气,期待有缘一日能得道成仙。
­
我们狐类异于人类的,不仅仅区别于我们是四肢、你们是直立行走的动物,也不仅仅是我们狐类有一身温软的毛、而你们人类体毛早也退化。人与狐性情也有着明显的不同的。我们相互之间少争斗,不同类相残,也没有你们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你们人类还不只是同类相残,为了自己的欲望,你们残酷地杀戮异类、掠夺一切你们需要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狐类。什么狐皮大衣,狐尾围脖都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在我们狐类的眼里,你们人类是可怕的、残忍的,愚昧的,逃避你们是我们狐类一出生就要学习的生存第一课。你们一提起狐就会联想到狡猾。而你们所谓的“狡猾”只是狐类被你们人类逼出来的自我保护手段而已,我觉得称为“聪明”更恰当。
­
所以,躲开人类的视线成为狐类的本能,更别说与你们人类来往了。那么我又是怎么与你们老潘家的潘耒有过一段人狐姻缘呢?
­
宋朝潘榉在湖南怀化荆坪题诗感动泰山娘娘的时候,我是这山上最最平常的一只小狐,远隔千里之遥。也许是上天格外垂爱于我,在一个偶然间雷电惊山之夜,我学会了精气吞吐吸纳之术,悟出了成仙得道的修炼方法。从此,开始了我的近千年修行……在这近千年里,你们潘家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故,而潘榉的魂魄也轮回转世许许多多次。
­
还记得我前面说过吧,泰山娘娘让潘榉死后的魂魄须寻得潘家正统血脉、不散入他姓人家转世。既是要他世世代代姓潘,就得保证他这血脉在你们潘姓中的辈份不得混乱。每次转世前,送子神为了这恰当的潘姓辈份,都要携领这缕魂魄四处寻一个合适的人家,若当地没有有恰宜的产妇,便要向远方寻觅,并不能顾及地域。这也是你先前奇怪你与他相隔二百多年,你辈份却只比他小了一辈的原因。
­
“天下潘姓出荥阳”的,这山下的潘家村,正是在明朝正统十二年由你们先人潘福寿从河南荥阳迁来建村的。于是,那世潘耒就出生在了潘家村。离这山也就你们人类所说的二里路之遥,这从距离上已经有了与他相遇的可能。
­
潘耒18岁那时,我已经是一只有了近千年修行的白狐,有了幻化人形的能力。自然也是有你们人类的语言文字能力。我看过你们人类写的那本《聊斋志异》。里面写了很多我们狐类心理、或修成精灵与人结合之事。但在我看来觉得非常幼稚,常会令我忍俊不禁肆无忌惮放声大笑。这如同现在你们人类写的那些关于这个星球之外的生灵,那根本就是一个你们无法知晓的世界,仅凭猜测而已。但有一点这本书也不完全是胡说,那就是:修行中的精灵、成仙得道的神灵,是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的。
­
的确,我是靠采集花露为生。白天我隐在草木参天的谷底。夜里我便去山脚下的月牙湖畔。湖边花草繁茂,我便含一支芦苇管吸食各种花露。千年中从春到秋,我知道梨花花露的清淡、杏花花露的沁心、荷花露的幽雅、菊花花露的甘香……当冬日冰封月牙湖时,我就登临极顶之阴,吸食两巨石间的“玉露天池”之甘露,那甘露四季不枯、再寒也不结冰。
­
近千年的以花露为生,我自以为这世上所有的花我都见过,所有的花露我都知道它们的品性。正是这个自以为是,让我至今想起那场劫难来惊恐颤栗不止。
­
那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也是一个仲夏之夜。那晚的我似乎有某种预感要发生什么,因为我莫名对月牙湖的花露生出了一丝丝厌倦,竟无意间漫无目的向月牙湖西的村庄走去。在此之前,我从不靠近人类居住的地方。忽然我闻到随风飘散过来一种从来未闻过的香气,十分微弱却能对我产生一种迷恋。这香气似是人类女子的脂粉香气,细闻却又不是。我迎风循着那香气追寻。走了很久,离月牙湖越来越远,那香气却依然随微风在前幻引。趟过一条浅河,潘家村人类的屋檐在月光下已经清晰可见了。停下脚步我犹豫了一下想要返回,但是那花气太迷惑我了,甚至让我有了一种很难抗拒依赖心理。
­
寻着香气来到一座庙前,却原来是潘姓族人供奉祖宗的家庙。跳过高墙,我终于找到了那气味的源头——是在庙堂的供桌上的一小碗花露油。之所以知道这是花露,是见了碗底还有残留的花朵,七彩色的花瓣,边缘却透着萤萤的光。这是一种什么花呢?我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种花,也从来没有闻到这么一种奇特的香气。知道人类文字里有“馋”这个字,自己却是第一次对这个字有了某种深深的理解与体验。虽是迫不及待取来芦管,但源于对人类的警惕,我只是小心吸饮了一小口。只这一口,我便知后悔已晚,这花露油虽是奇香无比,入口甘甜,当咽下只觉五脏六腑如同被蜡火烧灼一般,痛感向周身蔓延。我起身跳下供桌时,只觉头晕目炫,眼前金星四散……
­
稳住慌乱,我冷静下来,迅速搜索有关这花的信息,忽然间隐约想起生母生前曾提及一种生长自大理古国据称已灭绝千年的花:泪美人。花七彩,奇香,对四足类动物剧毒,人类采集此花炼制为花露油用于祭祀。若误食后不可走动,否则毒液极速攻心。须在两个时辰内逼出体内毒素方能保全性命。
­
我迅速扫过一眼牌位,终于知道这是供奉你们世祖潘美的,潘美曾官居宰相,这东西一定是皇宫秘藏之物,不知怎么竟传到了潘家清代后人。想来以我近千年修行,逼出此毒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一步步挪出殿堂,隐到外墙边一丛栀子花丛之后开始运功驱毒……
­
启明星已渐渐隐去,天色已慢慢的开始放亮。好在身处庙中,十分幽僻,没有什么人来惊吓到我。煎熬了两个时辰过后,我终于将体内毒素全部逼出。但此时我身体极度虚弱,气血逆流、大汗淋漓。这毒确实厉害,我近千年修来的功力,被它几乎消磨殆尽,想来没有三两月的时间无法恢复。别说是腾起云雾回山,就连这家庙围墙也费尽力气才跳了出来。
­
村中已是有早起村民上山种地,我只能从顺着村北那条沟势步态零乱歪歪斜斜地艰难向山上挪去,哪里草高就哪里钻去。你们人类有句俗语叫什么“祸不单行”吧?头昏眼花躲躲闪闪行走中只听“啪”的一声微响,对于我却不啻于平地一声炸雷。我的背部被什么东西猛的一击,剧痛再次袭遍全身,身体被一什么细细的东西牢牢扼勒住,连呼吸似乎都变得异常困难。待费力旋脖回望,背上是一根铁夹丝,紧紧将我扣住在相连的一块长方木板之上——猎人的捕兔夹!
­
若在平时,别说这小小的夹子,就是这山倒下一半,也休想伤我半点皮毛。可我刚刚受过“泪美人”花毒侵害,毒气在体内漫行多时,加上受此一击近乎四肢百骸。我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暗暗垂泪想这是天意如此吧,想我千年修行竟难逃这花香之诱、小小铁夹一劫!
­
绝望合了眼,任泪涌奔流出眶,唉,我命休矣……
­
未完待续
注:此体裁为灵异小说,有虚构成份,各位看官不可“对号入座”,将作者与文中之“我”关联。亦或文中人物与生活里的真实人、真实的历史人物关联。此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预先与作者联系。未经同意,转载必究,特此说明。
­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堕谷白狐泪(06)—夺命花露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