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堕谷白狐泪(08)—近身为婢 2009-2-3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堕谷灵狐

原作者: 堕谷灵狐




潘耒身处在本地名门望族高大宅院之中,想不引起怀疑、不让他受到惊吓、又能顺理成章接近他确实很难,我在潘府附近徘徊好几日,终于探得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原来山后八里甸村有个安仁先生,与老潘家私交甚深。他曾是翰林院内阁大学士,任过纂修一职,因年事已高遂告老还乡颐养天年。潘公子每隔十日左右,便要去探望安仁先生,与他讨教很多学习上的疑难问题。因到八里甸要穿越一条山路,山上经常有狼出没,为了安全,公子每次去都会带两名书童为伴,还带着一条气势汹汹的大黑狗。
­
自古以来狗就是我们狐类的天敌,我决定在这上面作作文章。那日我把脸颈部手臂用木灰涂得看不出本来面目,故意撕裂褴褛了衣衫袖口,扮装成一远道而来脏兮兮流浪模样,在山下他返回宅院的必经之路的一棵弯柳树下等候公子。
­
看到公子骑着那日放生我归山时曾跨过的枣红马远远而来时,我默默念起咒语。当那条前面探路的大黑狗离我三五丈远时,我故意用“瞬闪术”在那条大黑狗的眼里一频一频闪显出狐狸原形。人和狗的眼睛看景物是不一样的,用这种“瞬闪术”时,我在公子他们眼里是一个人的样子,而在那条黑狗眼里,就清清晰晰是一只狐狸了。
­
那条黑狗狂吠着,露出锋利的尖牙疯了一般扑了过来,我故意装成惊慌失措的样子闪躲着,就在那狗爪搭上我的肩头、血盆大口里尖利的牙齿几乎要咬住我脖子时,我抬手假作遮挡一击点向了它的前足静安脉,顺势后仰倒进了路边的沟里,收了“瞬闪术”,我在那条狗的眼里,又是一个人了,闭了双眼,佯作晕厥过去……
­
用人类的语言描叙,好听点的叫“有眼不识泰山”,玩笑话就是“狗眼看狐低”了。虽然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但以我近千年的修行,斗不过你一只狗么。微启睫毛,我看着那狗站在沟边迷惑不解的样子就想偷笑。它一定很奇怪刚才明明是扑向一只狐,怎么就忽然变成了一个人?
­
耳边是人的惊叫声、马的嘶鸣声,急急奔过来的脚步声……在这杂乱的声音中,我终于听到了二个月前被捆吊在树上听到的那句“你们这群家伙真狠心”那种同样磁性的声音。一样的焦虑、一样的让我心动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已经在山谷中苦苦思恋了许多天了。
­
那声音离耳边越来越近,随后,我又被那双充满怜惜的手抱了起来。他的呼吸热热地包围着我的脸庞,他的怀抱依然是那么温暖。听到他吩咐书童速速跑返回家去请郎中。躺在他的怀抱里,那种安全、任性、依赖、又十分困乏的感觉又一次袭上心头。那种颤栗感又能明显觉察到。这是一种什么异样的感觉,人类的女子被男子抱着时,都会有这种感觉么?若不是还要伪装下去,我几乎有圈臂环围住他脖子的冲动。这就是他们人类书中记录的爱恋吗?我想不明白,但不管如何,我都知道我现在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的女人而不是一只狐了。公子,你可知为与你相见,我用了多少心思?刚刚向后仰倒在沟里时,头撞击了一块大青石,现在才发现头真的昏昏沉沉。被他温暖怀抱一拥,我真的要睡着了……
­
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中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墨香,又听到窗外有竹叶沙沙作响。知道此时我又是躺在他书房那个檀木床上了。只是两个月前躺在这里的是只受伤的狐、而现在是个受伤的“人”了。
­
我依然微闭着双眼,想着这些事,沉浸在那份对他的依恋里。听公子与郎中的谢语、令下人送出朗中顺路抓药的吩咐声。旋即,又是那已经是很熟悉的呼吸声,我感觉得他是坐到床前来看我了、我甚至是感觉到他怜惜的目光。我有一丝丝担心,生怕自己的长睫毛会不安分地上下微颤,让他识破我的伪装,所以我尽量维持着平静的呼吸。他静静看了我好一会儿。
­
忽然起身,他回头吩咐丫环取水来。片刻之后,我听到丝帕绞水的哗哗声,有冰凉物轻轻掠过我的脸庞。他是在擦去我那些故意涂抹上去的草木灰。被水一激,我顺水推舟轻轻睁开了双眼,四目相视,我听公子呐呐自语:贫寒之命,不掩妩媚。
­
挣扎着要起来跪谢公子救命之恩。他拦住笑道:是我家狗伤你,愧疚应该是我。何来救命恩人?并安慰无须担心,说郎中看过只是受了惊吓,三两日就可好。并询问我可有家人如何通知他们?
­
他这一说我泪如雨下,暗想那日身受花毒差点被剥皮惨死,虽是狐类雌性,却被公子救起十指遍抚全身与我搽药。自己深山孤独修炼,只千年前有娘狐长尾拥过,何来亲眷?又有娘娘点化与公子有段尘缘,无论如何要想办法留在公子身边。以自己千年的狐类聪颖,至少是要帮公子考取了功名才是。
­
想到这里收住泪,谎称自己祖籍陕西米脂,因家乡遭受旱灾颗粒未收,一路投亲来到山东。未料父母因不服水土加之染上风寒先后辞世于逃亡路途。亲戚又不知搬于何处,盘缠耗尽茕孑无依,万般无奈漆面乞讨流落市井之中。公子善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肯请公子收我为奴。穷苦孩子,粗活脏活皆能胜任。公子略一沉吟道:既然是你我有缘,救你回来,你又无家可归,不如我好事做到底。待请过父母同意,就留你做我书房打杂一丫环吧。
­
公子问我你姓什么叫什么,总得有个称呼才是。我道:我姓为胡,既命是公子所救又从此身寄潘府,名字理应该由公子新赐。公子笑笑道:也好,你这丫头聪明伶俐,虽然出自贫苦之家,却不失妩媚动人。就凭我最初识你时的感觉,叫你小媚吧。
­
从此我有了人类的名字,只是公子不知我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姓氏:胡。胡小媚,这名字还真自然天成恰如其分,能时时提醒我是一只来公子身边报恩的狐。
­
未完待续,请继续关注堕谷白狐泪之(9)—《人狐奇缘》
注:此体裁为灵异小说,有虚构成份,各位看官不可“对号入座”,将作者与文中之“我”关联。亦或文中人物与生活里的真实人、真实的历史人物关联。此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预先与作者联系。未经同意,转载必究,特此说明。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堕谷白狐泪(08)—近身为婢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