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堕谷白狐泪(09)—人狐奇缘 2009-2-3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堕谷灵狐

原作者: 堕谷灵狐




­
终于在公子身边留了下来,虽然只是每天为他送送茶,打打扇子,偶尔收拾他散乱的书稿,但我依然是很满足了。因为除了晚间休息,我可以长时间呆在他身边,听他朗诵文章时磁性的声音、闻他身上散发出来那异样甜香的气味,看着他清秀的眉目,幻想着他温暖的怀抱……
­
但我又时时刻刻记着,我是一只来报恩的狐,是要助公子成就功名的,而我的丫环的身份,无法在学业上给他更大的帮助与点化,所以我留心着每个机会。
­
一日,公子同窗好友遣人送来一幅他画的梅花,欲请公子在画上题字。以公子才情,应是知晓他这位同窗是要以梅花来喻自己的傲骨,孤芳自赏。而人之骨气,显然是需要一生来操守。不到白发满头时,很难给出一个终生评语。所以公子在写“嶙峋斜出两三枝,欺雪寒蕊喻骨时”两句后,久久是想不出好的下句来。那边人又急催,几日里公子眉峰不展,常常一个人跑去花园里去看夏日里那有叶无花的梅树。我当然是知道公子的心思,于是趁他不在,我偷偷在他桌案的草稿上那两句诗后,替他补上两句。与公子的合写的诗细读来也别有情趣:

嶙峋斜出两三枝,
欺雪寒蕊喻骨时。
画梅想必节令早,
莫怪花前落墨迟。
­
公子回来见了纸上稿件,待寻问过两个书童,估知是我所填写。面对公子的惊异我谎称父亲生前为我曾请过私塾先生,而自己又对诗词有过人的天分,这才可以从上两句中揣测出公子心思,斗胆续了下句。公子对我所续两句诗词赞叹不已,此后便不让我再干那些粗活杂活,整日陪在他身边,替他研墨打扇,也常带我去后山拜访安仁先生。安仁先生与我熟悉后,听过我对许多问题的见解,对我的才学也是赞不绝口,并经常嘱咐公子学业上要多多听教于我。这样,我终于有了机会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与步骤对公子进行点化与施教,加之公子本身对前世诗词有特殊记忆,他的学识自然也就突飞猛进了。渐渐的在本乡里小有名气,在同窗中文章也是出类拔萃的好。
­
什么事都有难遂人愿的时候,虽然与公子在一起的日子是甜蜜的,但有一件事也让我痛苦不堪。
­
上弦月阳渐盛,下弦月阴渐减,而每月十五,则是阴阳两气极厉分界之日。这是人神都非常敬畏的日子。人类就元月十五的元宵节、八月十五的中秋节。而对于异于人类的精灵更是会在每月的三五月圆之夜现出原形。因为每年四月十五是“佛吉祥日”,是如来佛祖诞生、成道、涅槃三期同一庆日。而七月十五是“盂兰盆节”,也称“中元节”(有些地方又俗称“鬼节”,作者注)它其实是“僧自恣日”。上天有诫:每月十五月圆之夜,凡修行中的精灵倘若无端变化了原形,必遭天谴!
­
如此,每月的三五月圆之时,按常理我必须避开潘公子,选一僻静处遁还狐身以不违天意。但潘府又每每于十五之夜彻夜庆贺歌舞通宵。此夜公子也常常邀请好友同窗饮酒作诗,填词猜谜,并不视我为奴婢,邀我一起参入其中,不允我离开半步。我没有办法与理由离开,只能念起咒语,使用“分身术”,人形在酒宴应答,身魂却遁向山中。这种“分身术”虽可勉强遵从天意,但每一次不露破绽的分身之术,都需要消耗我三年功力护住人形。而这种消耗是永久性,再也无法恢复,并将我的体质变得异常虚弱。歌舞笛箫声中,我的“人形”却只能强颜欢笑。月近西山时,我痛楚得脸色苍白,深吸一口气都会感到钻心的疼痛。
­
预算一下,一夜抵去我三年功力,即使春夏秋冬四季之中是十二月圆之夜。以公子年龄与学识推算,陪伴在公子身边帮助他考取功名,至多也就三四个春秋的光景,那么,纵然是减耗我百年修行,比起剥皮惨死,实在是微不足道。忽然记起《聊斋之异》中我们狐类的拼身报恩,我再也没有了耻笑。
­
然而,这仅仅是报恩么?虽然还是坚持修行,为何夜深人静时公子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驱之不尽;虽然还是偷采花园之中蕊中露粉,却对这香甜越来越厌倦,而转为对公子身上的特殊奇味迷恋不已;虽然自己是狐身冰心,却对那两次的怀中温暖越发渴望;自己安慰自己,许是因为伪装吃了少量人类的食物,喝了人类的酒茶的缘故,只是近了人类一步,自己还是一只没有欲望没有杂念的狐。
­
但这种自我的安慰,随着日子的流逝,越来越解释不了。我甚至有些恐惧,因为不知从何时起,公子盯看我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奇怪怪,那不再是欣赏与赞叹的目光。而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柔柔的,怜惜的又迷离的,四目对视转瞬又飘忽不定假看别处。而我自己总会在这时两腮上有淡淡的红,手上干着别的,心不在焉,莫名砰砰地跳。害怕与他对视,却又渴望着……近千年的修行,从来没有这种杂念,而这杂念又是什么呢?我思索着人类书籍中关于男女之间的的描写,难道是那个叫“爱怜”的词吗?是“两情相悦”的人类情感吗?
­
终于,在一个午后,我彻底明白了这个杂念究竟是什么……
­
那个午后,公子遣两个书童散去,他独自卧在书房那个曾为我疗伤涂药的檀木床上小憩。我没有人类的那种昏昏欲睡,就伏于案上替公子誊抄整理那些文稿。一个时辰过去,我整理完毕眼见日过中天,两个贪玩童子也没有返回,而他还是酣睡不醒。因为过不了多久,公子是要应试会考的,我心一急就想催他早些起来读书,却是喊他几遍也不见应声。忽然想起前次我伤他抱我时,呼出的热气钻入耳中,有种痒痒的感觉。便也学他靠近耳边轻轻向他耳中吹气,并忍不住格格笑出声来……公子睁眼醒来,见是我捉弄他。笑骂:你这淘气丫头,竟然连你主子也敢捉弄。忽然伸手捉住我撑住床沿的手腕,只一拉,我竟是没有任何准备站立不稳扑倒了在他怀里。在我的惊叫声中,他环住双臂抱紧了我。
­
这是与公子相识以来,我第三次被他抱在怀里,那种慵懒倦怠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而他的这一抱,比起上两次是从来没有过的紧缚,我呼吸都急促起来。恍惚中只觉出他翻将我压于身下,他的脸庞靠过来,他的唇一点点向我的唇靠近,我开始挣扎。似乎是这种挣扎越发让他生气,他的吻雨点一样落下来,额头,两腮,鼻尖,脖颈……我的嘴唇被他的嘴唇捉住,耳垂被捉住,舌尖被捉住……而他的声音在耳边依然那么磁性、让人迷惑而不可抗拒:别动。我的衣衫簌簌地一件件被褪下……我不想动,也不愿动,从未经历过的异样感觉里,泪顺着腮边滑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哭,说不清楚是委屈还是欣喜,心里只默默念着:公子,我是你的……
­
吻干了我的泪,公子忐忑不安看我,贴在我耳边柔柔地说:小东西,别哭,不是故意欺负你。我喜欢你已久……我要娶你为妻……我惴惴地枕在他的肩头,羞涩而又欢喜。从前只是在人类书的书中看到过男欢女爱的描写,而在公子这里一切都感受到了。那么悸动,那么震颤,那么忘魂,那么飘然……

                  未完待续 注:此体裁为灵异小说,有虚构成份,各位看官不可“对号入座”,将作者与文中之“我”关联。亦或文中人物与生活里的真实人、真实的历史人物关联。此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预先与作者联系。未经同意,转载必究,特此说明。
­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堕谷白狐泪(09)—人狐奇缘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