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堕谷白狐泪(10)—因乔成妾 2009-2-3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堕谷灵狐

原作者: 堕谷灵狐




      
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人类把妩媚的女子叫做“狐狸精”了。记得看过东汉许慎所撰《说文解字》,书中说:“狐,妖兽也,换所乘之。”而《玄中记》则记载到:“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人类传奇及小说中的妖狐,多数幻化成美貌女子,能摄取财物,预卜人之祸福。在潘公子所处的清代,“狐狸精”一词是作为色情的象征,魅惑异性。也有谓之“狐媚子”的。
­
这实在是对狐的讹传。摄取财物,纯属无稽之谈;承欢公子,只因无限爱恋。
­
那一夜公子谴走书童,留宿我于书房中。窗外是绵绵的雨,窗里是痴痴的爱……而我,也极力去忘记自己是只狐,只当自己是人,一个年轻美貌、柔情似水的女人……
­
曾在书案上见过《朝野佥载》这本书,我知道公子是读过它的,只是不知道公子怎么理解那书中的句子:“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乞恩,饮食与人间同之,事者非一主。时有彦曰:无狐媚,不成村。”。从这些句子可以看出人类对狐的喜爱,尤其是女人的喜爱,并作为讨好配偶的神祗的。而狐狸漂亮的皮毛、小巧可爱的身躯和狡诈精怪的脾性,在人类眼中,实在只有娇媚迷人的女人可与之相比。更何况狐有三德:毛色柔和,符合中庸之道;身材前小后大,符合尊卑秩序;死时头朝自己的洞穴,不忘根本。
­
倘若公子真知道我是一只狐,还会这么想么?所以公子百般柔情万种怜爱中的喃南自语:我要娶你,还是让我惊喜与恐慌。公子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天一亮便留我独自在房中。他则去上房拜见父母,肯求允许他娶我为妻。
­
我焦急倚在窗前等他,渴望而又焦虑,忐忑不安。一夜云雨,让我真的有了人间女子的情怀,已经是深深爱上了公子。但自己又害怕与他说了实情惊吓到他,永远失去他。人狐异类,虽然是有泰山娘娘点化,人狐奇缘是否还是已经违侼上天造物原意?会让我形神俱散永世不得超生吗?会让我受到严厉惩戒万劫不复吗?于我有什么厄运、散尽千年修行无法成正果倒也认了。只要于他无碍,我宁肯自己跳进红尘,与他恩爱一生。
­
终于等到公子回来,见他面有难色,聚眉不展。我更加担心与恐惧,不便先追问于他。两位家尊大人不许我娶你为妻,他说。见我眼泪纷飞,他忙边为我擦泪边解释:我自小是订过“娃娃亲”的,这女子是东去离此八十里的登莱青道登州府(今山东省文登市,本文前第二章作者已注)一乔姓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乔家也是书香门第,官宦子孙。但不知为何却迷恋道家修行、采药炼丹。族中每每有人去东边山上的碧霞祠里做正一派俗家道士。现在主持祠里日常事物的无稽道长就是这乔小姐的叔叔。这乔小姐今年已年满十八,早就到了婚嫁年龄。我家两位大人也早在两年前就与她双亲商议过早日完婚之事,但总被她的父亲以种种理由推脱一拖再拖。她父亲是个非常看重权贵的势力之人,自称往来无白丁。我猜测他拖着的真正原因是和我现在还没有考取功名有关,他是在等待权衡,假如我考不取功名,他极有可能另择爱婿。加之我又风闻这乔小姐虽聪明异常,却生性刁蛮,所以对这“娃娃亲”异常反感,早就想毁约与乔家一刀两断。但家父是重情重义之人,既有盟约在先,即便早看透乔家等待观望心理,也不好先提出毁婚约,就一直拖到现在。我刚去求两位大人允许我与乔毁婚娶你为妻,他们顾及家族名声,怎么都不肯先于乔家那么做。自我那日收你为书房丫头以来,两位大人暗暗观察也是知你识书达理,安仁先生又多次夸赞你虽为女儿身,却学识不凡,能在学业上帮助于我。进府你所做所为他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所以并没责怪我没有羞耻自己提出娶你的要求,只是问你是否愿意暂且纳你为妾,以后若乔家毁婚,可再另议……
­
妾?允许我为妾,就是说我可以永远和你白日黑夜在一起了是么?我问他。公子爱怜看着我说:是的,只是做我小妾真的是很委屈你了,家父顾及脸面允我先纳妾后娶妻,已是很难得了……公子一脸的无奈。而到此时,我已经是破涕而笑了,偎进公子怀里我娇羞对公子道:为妻为妾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不在乎什么名份,也不觉得委屈自己,只要能和公子在一起,我不在乎这些的。公子他怔了怔,又释然一笑:也是,我不会委屈你的,我晚几年去参加科考或是假意应付,那乔家是等不及的,一定会先提出毁婚约的。那你就是我永远唯一的妾唯一的妻……听了公子这些话,我掂起脚尖吻住他嘴,不让他说完。傻公子,男儿志在读书立业,岂可因这耽误功名,耽误正事。
­
欢喜是溢于言表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人妖两世间最幸福的精灵了。只是公子所说的那个碧霞祠里的无稽道长让我有一丝丝担心。公子并不知道我是大孤山上一只白狐,泰山娘娘每次仙临碧霞祠里道场,山上大大小小精灵都是要隐形参拜的,无稽道长我自然是识得他了,他道行极高,能分辨一切精灵幻化人形。就是这么巧,公子恰恰是与他的侄女订下“娃娃亲”,倘若真如公子所言,他考取了功名乔小姐嫁进潘府,那么他与无稽道长就是亲戚了,这道人进府见到我也极有可能。但若让无稽道长认出我是狐身,岂不是一切都将被揭穿。那么我与公子,岂不是就要面临恩情两绝的境地?
­
公子的功名我一定是要帮他考取的,那这个威胁就注定迟早有一天会到来……但此时的我已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也不去想这些事了。过一天就算一天,现在,一切都不能阻止我留在公子身边的决心。有公子垂怜、恩爱于此,我,夫复何求!
­
                  未完待续 注:此体裁为灵异小说,有虚构成份,各位看官不可“对号入座”,将作者与文中之“我”关联。亦或文中人物与生活里的真实人、真实的历史人物关联。此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预先与作者联系。未经同意,转载必究,特此说明。
­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堕谷白狐泪(10)—因乔成妾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