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心而论]:再说语序 2010-4-19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nmglcma

原作者: nmglcma




再说语序

语序是调理语言的艺术。它的最基本原料,最实质的内核就是词语。大量的内容当然是
字、词。就象各位厨师那样,面对完全相同的原料、辅料,制作的烹饪食物却是互有差异,
甚至在色泽、口感上迥然不同。大家都认得那么一大堆一模一样的字、词,有人作起文章来
反倒说不明白,道不自然,有时侯还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其他恶性事端,令人苦恼不已;
有人能够把他所要表达的意思艺术性地诉诸大家,让人回味再三。可见,合理把握和正确使
用语序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由于标点、数字已经在本人的《语序与艺术》下面作了回复,
现在着重谈一下词语的工艺。

一个词语,有着多项的内容与多种的艺术功力。在不同的教育家和文艺家面前,演义着
各具千秋的多重角色。它包括着词音、词韵、词域、词位、词源、词义、词性、词态等内容
,绝对不是我们一下子能够学习和掌握了的。眼下,对于网络朋友而言,我以为重在领会和
探索词位和词态。

——词位就是词语的居落和坐位。一个字词,在一句话里的那个位置出现,除了成语、
谚语、歇后语、固定词组、名言警句、原引援引等的不可更改外,一般都是可以调整变化的.
当然,调控不同的语序加以对比,其意思也是互有区别的。比如:我看狗,狗看我; 我骂了
朋友,朋友骂了我。这两句话里,调换了的语序都是用得前边的词语,表达的意义却属于相
反的结果。

——词态就是词语的词性常态和动态。一个词语在不同的语序中不再保留原来常态有所
变性的词语比比皆是。比如,北,是个表示方位的形容词,在“我们找不到网络新词那个北”
中,却是说指南工具书的名词或代词。唐代大诗人杜甫在《旅夜书怀》一诗所吟“名岂文章著
?官应老病休。”这里面的”文章”本来是名词,却用成动词写作的意思了,“老病”自是
得了重病之诗语。相当多的名词、形容词都能够在诗文中变化成动词来运用,分别称为名词
动用、形容词动用,进一步提高了揭示和表现主题的艺术感染力。

人们常说:上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分清场合发言,看准对象用语,才
能让词语各居其位,各司其职,各显其功。下面不妨分析名家的精典语言和修缮的语序,或
者能对读者受到启迪。

一 难得糊涂 。

它之出自历史上谁家的墨宝,或许都也知晓。可是,真正读其然,知其所以然的人似乎
并不多。如果一味地从字面理解蕴涵的人生哲理,确实有些困难。若是从词汇的情感色彩上
来加以仔细推敲一番,我们不难发现,这里的“得”,是达到、进入之意,“糊涂”是充满
善良、睿智的名词 。它流露出来这么一种心态——千万莫要自作聪明,干出弄巧成拙甚至令
人啼笑皆非的事端。具有抛弃自我的斤斤计较,乐以待人为怀,构建和谐社会,享受人生幸
福的象征性意义; 隐喻着事关个人利害冲突的时候,应以大局为重,与人为善,佯装糊涂,
多尽义务的坦然自若、悠然自得的心路旅历。可见难得糊涂是唯贵得精明。假如说成糊涂难
得,那就真是有悖人情世理了。

二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

这句杜甫《赠卫八处士》的诗语,摘引于《辞海》语词分册“黄粱”词条,音韵和谐,
优美如画。你看初春之季,漫漫拂扬的春雨,象剪刀般地将韭菜调理得容光焕发,格外招人
欣然; 刚刚冒烟的炊火,如穿隙似地把黄米烤蒸得熟烂多斑,着实逗人心欢。作为单词的“
剪”和“间”字,生逢其时,连串天地,各居要位,各显功艺。剪,虽属动词,却隐藏长的
比喻,突出表现了夜雨的细密和绵润,而且展现了韭菜的鲜色与幼嫩。间,改变了原来的词
态——形容词,用作动词,裂开间隙也,着力描述出炊火得微弱和怜惜,同时夺量出小米的
陈旧与灰淡。这样一来,就将超脱静态的自然与定居的农家被春雨和炊烟拨弄得神采飞扬别
有洞天的表象,看到诗人笔下深刻入骨再现的青黄不接、熬粥稀米的凄凉生活景象。

三 啊?......

小飞燕前几年发在《洪恩在线》上的《是雪是霜?是爱是恨?(二)》初稿有这么几句话:

安安不以为然地说:“都已经结束了,还谈什么啊。”

扬扬问安安为什么刚刚开始就说结束了,安安告诉她谈不来就结束啦。

扬扬再问:“她今年几岁?是哪里的?”

我在《语序与艺术》一文对后边的两行作了删除标记,希望改成这样:

“啊?......”

除了避免词语与意思的重复,更有表现安安当时惊讶、关切的意思,与主题网恋的安安
在进展过程中揪心忧患而不想罢手的情感更加紧密地连接起来。其中“啊?”后的省略号,
代表着安安不知道怎么说得安慰话与心酸语,她处于肚里有话没法表达的意境层面 。如果换
成这么样:“......啊?”那就表现出与此完全不同的情调与蕴意了。不外乎有这么两种情
形,要么安安痴心于网友早已无法自拨,等着他再把话说完,盼着他解结;要么对他说得话已
无心聆听,感觉厌烦,但看在以往交往朋友的份上,待他避口好半天才虚吐冷淡而近乎嘲笑
质疑的一声, 多少打点圆场的表现。可是从上下行文来看,全然没有这些情势。惟有惊愕、关
爱,因此我觉得只能采用小题的表述为妙。

综上所述,只有善于合理和巧妙地使用和安排语序的语言,使其各居要所,各司重职,
各具神态,才能让它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浓郁的人情味,更加形象化艺术化地凸现文稿主题。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再说语序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