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堕固山的身边》 2013-6-14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只窃笑

原作者: 只窃笑



 堕固山面海而立,在连绵的山势中突兀,远远的看去,如同一尊坐着的佛。
山上有两面石镜,上照天际,下看人间。传说这如眼睛的石镜,能照出世间的真善与美。
山正面的海每日簇拥而来,似牡丹花瓣般的盛开,忽急忽慢;又似圣洁的莲花宝座,迎接着凌波虚渡,不紧不缓;又好像是在佛前,诉说着春暖花开,亦明亦暗。
初夏,清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把它身下海平面镀上厚厚的红色稠江,把出海的渔船镶嵌般的打出背影;也把山东面较平坦的,一片片的麦田头上,渐变的染上成熟的,浅浅的棕色。
麦头被初夏的风轻拂,把画家笔下的风吹麦浪,不定格地演变。道边的白色桥头,被早猎摄者的眼睛,摆放在麦浪旁做了铺垫。桥下浅浅的流水塘,忽明忽暗地在有云的天空下慢慢苏醒了。蛙伸着懒腰,跃到惺忪的池旁嫩绿色的草丛里,攀着身子吸允着花瓣曲折处,未及时升华的露珠。露珠本是正欢喜着,享受太阳印在身上的温暖。不小心,被蛙惊扰了,不悦地晃身流落到裸露的地上潜藏。
太阳继续向前走去,把事物的影子,慢慢直直的与实物重叠。把山面前的海照得星星点点,碎银闪烁。晃得一切都睁不开眼,此时,山也恍然得把一切都像禁了声,把一切都安静的放在阴凉里。只有鸟鸣声,长一声短一声地,偶尔断续发出,像是大地走动地节奏声。
太阳徐徐地爬过了山头,把山西面染上了绯色。那边有着起伏连绵,如围栏似的群山,叠层有致。那里的麦田,以山为群、以坡为组,正在凉爽的风中摆出几何图形,硬是把山分了个高低深浅。山脚下的一头牛在湿地般的溪水边,安静的听虫琴,对面前出现的,山背景色的绯源生了情,哞哞---地表达恋情。正在弹琴地虫被情绪化了,和着牛意,咝咝--地挽留霞的光。人们被这情感画面感动了,就把这感人的景象嵌入像框挂在墙上,让温馨的情感在室内流转。
橘色的太阳微笑着旋转成银色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
夜,安静的来了,一切都安歇了,晃似从未热闹喧哗过。只有坐在山上的佛安然的、至终的微笑地看着--聆听着--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堕固山的身边》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