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心而论]:父亲--女儿永远的依恋 2003-5-7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寒梅

原作者: 寒梅




好久没回家了,好久没见到父亲了。虽然离得很近,可总是一个理由:工作忙,没时间。其实,自己心里知道那不是理由的。究其根源还是自己的那份惰性以及对父母的那份牵挂的漠然。子女对父母的依恋永远抵不过父母对儿女的挂牵的。

已为人母后对此更有深刻的体会的。女儿不在家,有时候一个周见不到,当妈妈的肯定想女儿了,我就打电话问女儿:“想不想妈妈?”女儿回答:“想妈妈。”“那为什么不给妈妈打电话呢?”天真的女儿实话实说:“忘了。”想想女儿的回答真的很惭愧,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对父母的呢。有时候也时常听婆婆唠叨:“××(他儿子)这段时间哪去了?”我就知道当妈妈的想儿子了,儿子却不知道去看看妈妈的。难道《常回家看看》只是歌词里唱的吗?

粗心大意的自己,如果连续两个周不回家看看父母,也总是不知道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报个平安的,而总是等到父亲的电话打来,询问这段时间哪去了,最近好不好,这个周回不回家呀……。要不然父亲就半开玩笑地问姐姐:你妹妹这段时间哪去了,是不是失踪了这个人?总是这样的,每逢听到这样特殊的询问,我总是眼泪旺旺的,愧疚和抱歉的眼泪。懂得父母的牵挂,而自己却不懂得去理解老人,为什么就不能抽出一点时间回去看看,何必要等有充足的时间呢,哪怕一个电话一个短暂的照面也是对父母的一点安慰的。

孩子永远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姊妹几个,我是父母最小的女儿,是永远的“小不点儿”,父亲尤其偏爱和疼爱的是我这个“小老生子”。记得小的时候,父亲总是把我当枕头枕着,说我是他的小枕头,还能听到小枕头的心怦怦小兔一样的跳呢。父亲的头发茬刺在我的小肚皮和小脊梁上的时候,总是有痒痒的感觉,这时候的我就象一个小玩具娃娃一样跟父亲开心疯闹嬉笑的。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所见到的父亲最开心快乐的时候。由于承载着整个家庭的压力,父亲早早就是一头花白头发,也总是紧崩着一张严肃的面孔。很少能看到父亲开心的笑容,所以我庆幸,小时候的我是父亲的开心果,能使父亲的负重和压力得到短时的放松和释怀,也是对父亲含辛茹苦一种微薄的报答。

小时候,我们姊妹五个。母亲没有工作,只靠父亲微薄的工资贴补一家大小的家用,生活何其艰难,长大后时常听父亲对那段艰苦生活的回忆,我们总是听得唏嘘不已。父亲那个时候,每天要骑着自行车来回30多公里的路程上下班,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大雪封门,早上总是天不亮就要出门。而那时的我总是会躺在被窝里目送父亲走出家门的,因为父亲临走之前总是要去看看熟睡中的我,用胡子茬蹭蹭我稚嫩的小脸蛋或用头拱拱我,我就会被温柔的扎醒的,然后就会睡眼朦胧给父亲一个甜甜的笑和甜甜的亲吻的。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怎么那么乖,被吵醒了也不懒着哭。也许是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亲情使然吧,童心无邪真实的表达。

以后长大了,上学了,父亲依然不减对我的疼爱和宠爱。因为上学要住校,学校的伙食那时候也是很艰苦的。那时候离父亲上班就近了,父亲时常到学校送吃的给我,有时候中午就会跑到父亲那里去吃饭。我知道,一个人一个月的饭票两个人来吃的话,父亲肯定要省吃俭用委屈自己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儿长大报父恩。

父亲在我们心目中的印象是位严厉的父亲,父亲从来不打骂孩子,但我们姊妹却都很怕父亲的。尽管母亲整天大呼小骂我们,但是父亲一句话就会使我们正襟危坐的。我们最怕最头疼的就是父亲的政治课,也许就是父亲这种政治教育方法熏陶了我们,使我们懂得如何做人的道理,也使我们在以后成长的岁月中受益匪浅,父亲的教育一直鞭策着我们,陪伴着我们的成长。

父亲现在老了,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了。做女儿的只能用女儿的体贴和关心来抚慰老人孤独寂寥的心情,虽然有母亲相依相伴的,但是我们知道,父亲更期望的是儿孙满堂,儿女围绕膝下享受天伦之乐的。我们会常回家看看的,不会再让父亲牵心和挂念的了。

父亲,是女儿永远的依恋。周末回家看父亲:)。

此文章共有篇 1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父亲--女儿永远的依恋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