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心而论]:一把伞,陪我走过15年 2005-4-6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风之羽

原作者: 风之羽



 自己珍藏的卡片上有这样一段话:“人生中有阳光,也有风雨。我情愿做一把伞。当你享受阳光的时候,我愿意呆在角落里,默默地承受孤独。当你的天空飘雨时,我愿意撑出一片天空,让你不被打湿。”
每次读到这段话,便会有一种被呵护的幸福暖流遍布我的神经。
这个甘心作一把伞的人就是他——我的同学,我的朋友 。

生日那天,一直在等一个电话。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收到一份祝福。十五年来,一直如此。
8点钟的时候,接到他打来的电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尽管这句祝福没有所谓的时尙用语,但我还是很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你最近挺好的吗?没出什么事儿吧?”他说。
“没有,我挺好的。怎么了?”我觉得他的问话挺奇怪,便反问道。
“哦,没事儿就好,我昨天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到我了?是不是看见我我牺牲了?”我打趣道。
“呵呵。。。,我看到你站在一条船上,水渗进舱内,连船带人都沉下去了。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
“嘻,你还挺迷信,我牺牲了说明我要转运。一切正常,放心吧。”
一阵寒喧后,挂了电话。思绪却因此又扯回了十多年前。
读书时,我和他是前后桌,经常为一些小事而争论,而每次争论都是以他的沉默而告终。现在想起来,自己的伶牙俐齿与那时打下的基础也不无关系。
说实话,我长得并不漂亮, 除了笑声比别的女同学要响亮之外,我一无所长。每天,除了努力地背诵那些令人头疼的专业课知识外,我最喜欢的莫过于游玩。喜欢爬山,喜欢在校园后的乡间小路上漫步,喜欢一个人在中午时分爬上那棵古老的歪脖树,坐在树上瞎想,喜欢无病呻吟地写一些所谓的小诗。那个时候,班上的大多数女同学都在爱不释手地传看着琼瑶的小说,而我终因不喜欢那些悲凄的结尾而放弃拜读的机会,躲在一旁窃笑她们的眼泪。
不知道他是如何打听到我的生日的。记得那天中午,课桌里多了张纸条。让我到学校门口拿礼物。我笑着跑出去,捡到的还是一张纸条,又让我到图书馆门口去找,结果还是一张纸条。最后,我终于在自己的书包里找到一张包装精致的音乐卡片。上面有一只笨笨的傻傻的小狗,打开后,听到了“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儿,也看到了写在文章开始的那番话。抬起头,看到他正坐在前排坏坏地笑。顺手打了他一拳,说了声“谢谢”。
正是从那个生日起,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如约地收到一份他的祝福,直到今天。尽管后来也知道了他的生日,可我从没有准时地为他送上一份这样的祝福。
高二下半年,曾有一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我的情绪波动很大,经常在笔记本上随手写下自己的一些负面感受。有一次我意外地发现本子上多了一段话:---请相信,每个女孩子都是一朵花儿,即使是最平淡的那一朵,她的生命也有灿烂的那一刻。
虽然字迹有些改变,但我还是一下子就知道是他写的。
毕业的时候,他送给我一个相册。里面放着我和他还有另外一名男同学三个人的合影。
再后来,他分到了一家海水养殖厂,而我没有接受学校的分配,在家里等着另一份工作的录取通知。
三伏天,邻居嫂子们都喜欢聚在我家门前的梧桐树下乘凉。那敞亮的笑声总是传出去老远,一直飘向村前那条通向外界的东西贯穿的大路。嫂子们飞快地舞着手里的钩针,一个个手工艺品接二连三地诞生着。无聊的我也找来针和线,学着她们的样子在那里胡乱舞动着。原本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可在针线活上,却是相形见拙。我一遍一遍地拆着手里的线,用一天的时间学会了拉小辫,然后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我的第一件半成品。嫂子们看着我的战绩哈哈大笑,原本那洁白的线早已被汗渍染成黑黄色。更惨的是:我的眼皮不争气地冒出一个火疖子,好疼。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愿意去触摸钩针。我的拙笨也因此成为嫂子们的笑柄。
就在我的眼皮还没有消肿的时候,他来了。不知道他是如何打听到我们家的。我正坐在树下看着那本没了首页的书,听到他一声呼唤。抬头一看,立即跳了起来。
“啊!你怎么来了?”我大声地嚷着,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他是个内向的人,在嫂子们的注视下,显得格外紧张。我忙把他领进屋里,给他倒了杯水。他笑着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我不停地问着和他分在一块儿的同学们的近况,他一一应答着。最后沉默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你还好吧?”他使劲地点了点头。“你找我有事儿吗?”他低着头说:“我只是路过这儿,顺便过来看看你。”
又坐了一会儿,他起身说要走。然后从兜里摸出一封皱了的信递给我。“等我走了,你再看。”
他逃也似地走了,我顺手打开了那封信。心变得慌乱起来,脸也烧得厉害。这毕竟是我收到的第一封写自异性的信。

香茗,你好:
毕业这么长时间,很想念你,你还好吧?
一直想去看你。只是刚到一个新的环境,有些忙碌。与厂里的同事相处的挺好,工作也不算太累。不知道为什么,我常会不自觉地想起咱们在学校的那些日子,想起我们的争论,还有你的笑声。
我们一直是好朋友,有一句话憋在心里好久,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说出来:你是否同意把我和你的关系向前迈进一步?
。。。
读完信后,我已经是满面通红。无法用言语描述当时的复杂心情。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不知道如何给他回信。一直以来,他是我的好哥们,好同学。从没有往深处去想。我也是个爱做梦的女孩子,可在梦中出现的不是他。
一直没有给他回信。
那年10月份,我终于顺利地走上了工作岗位。爸爸为我买了一辆二四的紫色凤凰牌自行车。每次上班,嘴里哼着小调,把车铃摇得很响,自得其乐。
一个不长记性的人通常是快乐的。许多烦心事儿随着时间地流逝而淡忘了。
有一天骑着单车在路上缓慢地行着,听到了一声呼喊。下了车,扭头一看,是他。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话到嘴边却卡住了,只是尴尬地笑了一下。
他关心地问了我的一些近况。而我只是机械地应答着。谁也没有再提起那封信的事儿。在片刻的沉默后,我主动找了借口,骑着车飞快地离开。
几天后便是我的生日。他竟然骑着车跑了二十多里路,亲自送来了一只毛毛熊。只说了句“生日快乐”便匆匆地走了。
日子在我的没心没肺中溜走。转眼到了第二年的夏天。他突然来到我的单位。说有事儿要商量。原来是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是名医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他直视着我,问:“你说我该怎么办?”“去看看吧,我觉得挺好的,你也该找一个喽。”我笑着说。他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你一点儿都不在乎吗?怪不得我妈老说我是烧火棍一头热。”
“对不起,我。。。”却始终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作解释。
“那,我走啦。不过,我还会等。”他扔下一句话走了。
我因此而自责过,为自己冷漠的拒绝。其实,他真的挺好。只是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对于爱情,我不想太牵强。
不久,便有人乐此不彼地给我介绍对象,偶尔,我也会去看一看。直到那年三月,我认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我终于恋爱了。我的笑也因此而变得更响亮。
冬天来的时候,我们打算结婚了。之所以这么快结婚有三个原因,一是为了早日争取一套住房,二是丈夫老大不小了,家里催得紧,三是我不想让那把伞再等下去,总觉得象欠了他什么。
我通知了亲朋好友,当然也通知了他。他在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好久,然后说了一句话:为什么这么快就把自己给打发了?祝你幸福!
结婚的那天,家里来了好多人,他也来了。一直躲在人群的后面。一一做了介绍之后,他走过去握着丈夫的手说:“好好对她。祝你们幸福。”我低下了头。
后来,我听说那天他喝多了。
再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女孩。结婚的那天,我早早地就去了。他望着我“嘿嘿”直笑。我坦然地走过去,在他的肩上挥了一拳,说“祝你幸福!”
闹洞房的时候,他和妻甜蜜地咬了我亲手系上红线的一块糖。
以后,我和他又陆续参加过另外几名同学的婚礼,每次都心照不宣的笑着。
十五年一晃过去了,我们就这样一路走来。如今,我们都有了可爱的女儿,生活得也是平淡和谐。
除了每年生日这一天的准时祝福,他也会在闲时发来几条搞笑的短信,偶尔也拿起电话争论一番,然后笑着挂机。
有一次这家伙竟厚着脸皮脸问我:“你说当初你要是跟了我,会是什么样儿?”
我说:“我要是娶了你,就少了一个可以作伞的朋友。”
我们都笑了。一种柔柔的感觉踞在心里,挥之不去。
有一种感情,它不同于爱情。有一种放弃,并不是因为不好。有失才有得。生活中这样的插曲还有许多。
其实,无论是爱情,亲情,友情,还有那划不清界限的第四种感情,它们都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可以并排的窗口。正是因为这些窗口,才让我们的生命多了些生动,多了些绚烂。
我和他还是朋友,是相约一辈子的朋友。
无论过去多少年,我都会记得那段写在卡片上的话:人生中有阳光,也有风雨。我情愿做一把伞。当你享受阳光的时候,我愿意呆在角落里,默默地承受孤独。当你的天空飘雨时,我愿意撑出一片天空,让你不被打湿。
生命中有一把伞,陪我走过了15年。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一把伞,陪我走过15年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